第一零四章(1/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天才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www.xkjyxy.com,如果被浏览器转码或畅读,内容容易缺失,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或畅读模式。

    荣烺只要一想到朱使臣噎郢王的话便要笑两声, 她也知道不好总是大声笑,于是便扭过脸偷偷笑,笑的小身子一抖一抖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公主殿下得蒙古症了呢。

    郑太后荣晟帝皆无奈:这可叫你捡着乐子了。

    荣烺还小, 不太会克制情绪, 也不能说, 你把笑给憋回去吧。这要能憋回去, 她就不笑了。

    荣烺笑的,把先时惊艳她反应机敏的中青年老狐狸们都看明白了:原来公主是真觉着好笑,才不是什么临机应变的反应。

    除了整场臭着脸的郢王, 上元佳宴圆满成功。

    回宫路上荣烺凑过去跟祖母同乘, 路上还笑哪,“今儿可太解气了,朱使臣真是会说话, 看把郢叔祖噎的,我看他下半辈子都不敢再跟朱使臣搭话了。”

    郑太后好笑的看着荣烺粉扑扑的脸蛋,“有这么好笑。”

    “我国所有男子的娘都是女子。”荣烺一阵乐,“这话多经典啊。郢叔祖敢不认同?”

    姜颖也笑了,姜颖说, “该叫所有瞧不起女子的人都听听这话。”

    人家郢王半点没觉着朱使臣诙谐, 反是认为这等小国寡民来的使臣异常无理!回家更是痛骂朱使臣半个时辰,“想当年父皇在世,宣镇南王来帝都陛见。镇南王来后, 又是为父皇奏乐,又是为父皇起舞, 言语恭敬非常,那才是懂礼属国应为之事!如今非但贸贸然打发两个牙尖嘴利的女子过来张狂, 更无一丝卑下之意,简直要造反!明儿我非陛见万岁,向万岁进谏,决不能容这等小国猖狂!”

    丈夫受辱,郢王妃也是异常不满,侍女捧上的茶都未动一口,“还有那个阿烺,很不像话,怎么谁远谁近都不知道了?岂不涨他国志气,灭自己威风!”

    “还有那个齐尚书,突然发笑,更是无礼,焉配任礼部之职!”郢王妃的气愤仿佛一口憋在心中已久的无形烈焰,不吐不快!

    “那姓齐的更不必提!”

    夫妻二人此际真正是心连了心,脉连了脉,一道抱怨了大半宿,方在气愤不满中休息不提。

    不过,更多人则是觉着,甭管公主是真机智还是凑了巧,镇南国使臣并无失仪之处,倒也不必无故羞辱人家。

    过了上元节,荣烺就正式开学了。

    她还有件私事,在上午齐尚书课程结束后,让齐尚书下午申正过来一趟,她有事要跟齐师傅面谈。

    齐尚书收拾着书本问,“什么事不能现在说?”

    “要紧事。我一会儿就是史师傅的课,来不及说。”

    史太傅刚把书本收拾好,就见史太傅拿着书卷,面儿上含笑进来,一点头,“好吧。”打趣史太傅一句,“太傅面儿上带喜,必有喜事。”

    史太傅笑,“也不算什么喜事,跟公主回禀一声,工部贴出招工告示,许多百姓前来报名参加。”

    “是修筑城墙的事么。”荣烺眼睛一亮,问。

    “是啊。”史太傅真心喜悦,“多亏公主帮忙,如今工料都陆续到了,召齐人手就能开工。”

    荣烺说,“可真快。”

    “年前老臣就筹划着哪,开年就动工。”史太傅絮絮叨叨的同荣烺说了通工料修筑之事,依他这刻板性子,能与荣烺说这些,可见是真心欢喜。

    荣烺问,“天祈寺、三清观的银子都到位了?”

    “第一拨的十五万两已经到了。”史太傅小声说一句,“别看是出家人,精细着哪,生怕银子白花,我让他们各家派俩人出来帮着监工监料,也不使他们银子白用,他们心里也高兴。”

    荣烺一乐,“看不出史师傅您讲课一板一眼,做起实务来这样灵通。”

    “那讲课,都是圣人大道,我战战兢兢,还怕出错哪。”不高兴荣烺说他一板一眼,又想到荣烺大过年只给齐尚书拜年,没给他拜年的事,史太傅瞥一畔的齐尚书,“怎么偷听我工部事务?”

    齐尚书,“你又没说是机密,你非要在这儿说,我长着耳朵,能不听么。”

    史太傅一挥衣袖,做个驱赶手势,“下头我的课。”该哪儿去哪儿去啊。

    齐尚书也无意多留,刚要走,又被史太傅唤住,史太傅看齐尚书没过来的意思,便到齐尚书身前,低声道,“我看那小国使臣颇有些锋锐,还要祭前朝武帝,你们礼部怎么说?”

    齐尚书上下打量史太傅一眼,“我礼部的事,不劳工部尚书操心。”

    史太傅一噎,齐尚书一甩衣袖,风度翩然的走开了。

    史太傅白眼盯他一记,与荣烺说,“真小心眼儿。”

    荣烺替他俩总结,“半斤八两,谁心眼儿都不大。”

    史太傅衙门事务顺遂,便薄斥一声,“公主对待先生得尊敬,臣就事论事,公主怎么能批评臣的心胸。”

    姜颖说,“史师傅,祭前朝武帝怎么了?”

    郑锦、颜姑娘也都看着史太傅。

    史太傅想,她们小姑娘家,不大知道这个,遂为她们解释说,“这也不是我心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