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5章 五十五只鹅

作者:冬時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向晚听了靳可的话后, 更加不开心了,干脆直接将靳可搂着自己胳膊的手甩开,往一旁挪了两步, “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是……我是……哎呀,我就是好不容易逮到一个机会, 能和林译白一起去吃个饭, 结果还被那个教导主任给搅和了。”

    她向晚平时就看看帅哥、犯犯花痴这么点爱好,好不容易自己逮到了这么好的一个机会,能够和帅哥共进个早餐,最后居然还被人搅和了, 她心情能好的话,才怪了。

    “晚晚,你又不是不知道这个教导主任的严厉, 这要是被她给抓住了你和林译白一起吃早饭,她能给你在全校师生面前连续通报一个星期啊!”靳可将这其中的利害关系给向晚讲的清清楚楚的,毕竟她俩人生地不熟的, 好不容易上了同一个学校,又被分到了同一个班, 她可不想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向晚出什么事情。

    向晚有些不开心的叹了口气,这种事情她也想过, 不过, 美色当前,被通报什么的都是小事。

    “可可, 我……”

    “哎呀,你快别瞎想了,反正机会还多得是,你只要抓住了这次换座位的机会,今后不就想怎么看林译白,就怎么看了吗?”靳可的一番话,让向晚的心宽了宽。

    也是,她并不是错过了这次,就没有别的机会了。

    * *

    向晚和靳可回到教室的时候,已经有不少学生回到了教室。由于大家相互之间都不认识,所以向晚和靳可一进教室,便感觉到了压抑的气氛。

    “晚晚,你自己快去攻略林译白吧,我先去个洗手间,等下你给我汇报战况。”靳可凑在向晚的耳边小声说完,便转身打算离开。

    向晚见靳可要走,拎着袋子的手都快稳不住了:“别啊,你走了我一个人怎么搞?”@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冷酷霸道就可以了。”靳可说罢,躲过向晚伸过来的手,往外面跑去,“人有三急,晚晚你加油!我相信你!”

    被独留在教室门口的向晚扫视了一眼班级内都在埋头翻书、或者趴在桌上假寐的同学,最后将目光停留在了坐在教室最后一排中间位置的林译白身上。

    此时的林译白,正一副慵懒的坐姿、如同一只正在歇息的大狮子一般懒懒散散的坐在座位上,戴着一副纯白色的耳机,随意的翻看着自己带来的一本书。

    向晚深吸了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颤抖的内心,然后迈开自己的步伐,准备雄赳赳气昂昂的走到林译白的桌边,将自己手中的东西扔在林译白的桌上时,突然一个踉跄,整个人直接向前一扑。

    眼看着向晚就要摔倒在地上的时候,向晚一个机灵,连忙将自己手中的东西举了起来,然后整个人受到来自大地母亲的吸引力,不可避免的摔倒在地上。

    “嘭——”

    一声巨响过后,同班同学们在深受“扶了会被碰瓷”的影响下,眼睁睁的看着向晚在地上挣扎了两下,最后自己爬了起来。

    “嘶——”向晚倒吸了一口冷气,站起来后连忙看自己手中买来的早饭,发现袋子中的食物没有受到一点损害后,这才松了口气。

    刚才那一下,她摔得可是真得很疼啊。

    向晚眼泪汪汪的向座位的最后一排看去,见林译白并没有看向自己,心里立马变得百般交集起来——这个人,居然在看到自己受伤了以后,连个关心的眼神都不给她,哼,没想到林译白居然是这么一个冷酷无情的人。

    正暗自脑补感情戏的向晚突然转念一想,此时的她并没有完全将林译白攻略下来呢,这才心情稍微好了点,稳稳当当的注意着自己的脚下,快步走到林译白的桌前。

    低头看着书的林译白,并不像那会她在楼梯间见到时,那般的散发着耀眼的光芒,此时的他,多了一份柔和。不过即便林译白少了那层光芒的照射,在向晚的眼里,也依旧是个一直在不停发着光的……美男子。

    向晚咽了下自己的口水,好不容易才将自己的那股花痴劲给压下去——重任当前,她可不能忘记自己最终目的。

    “啪。”正专心看书的林译白,被突然扔到自己书上的东西给吓了一跳,等他定下神来,才看清自己书上被扔上了一份装在袋子里的早餐。

    林译白疑惑地抬头看去,发现向晚正一脸通红、眼眶也有些微红的站在自己面前,怯怯的看着自己……书上的那份早餐?

    “你的早餐掉了。”林译白将自己书上的那份早餐拿了起来,递到了向晚的面前。

    向晚被林译白的话弄得摸不着头脑,不过一想,林译白还不知道她此时的真实目的,于是这才反应过来,连忙给林译白解释起来:“不,是你的早餐。”

    林译白听了向晚的话后,并没有接话,只是一只手举着向晚扔过来的那份早饭,一言不发的瞥了向晚一眼。

    在向晚的眼中,林译白是那种及其高傲的男子,所以向晚对林译白现在的举动,也见怪不怪——毕竟长得帅的小哥哥,都是要靠自己的高冷,来压住自己的颜值啊!

    “这份早餐,是我专门给你买来的,你……你快趁热吃吧。”向晚说完这话后,觉得自己离成功又近了一步,毕竟这种贤妻良母般的话,在她看来,可不是每个女生都能说出来的。

    “我吃过了。”林译白的声音有些低沉,就宛如一曲悠扬的大提琴的声音一般,从他的口中传出。

    而以为自己成功了的向晚,也被林译白一字一顿吐出来的四个字,给怔住了。

    怎么办,以为小哥哥没吃早饭而专门带了一份早饭过来的她,千算万算,居然没有算到这林译白居然已经吃过早饭了,这可真是叫她一时慌了神。@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不过好在向晚的反应能力比较强,只见她大脑飞速运转,而后没有丝毫的犹豫,又开了口:“没关系,再多吃点,毕竟你的肌肉,也需要营养啊。”

    这一刻,向晚觉得自己真的是个小机灵鬼,居然能想到这么完美的一个想法,来各种坑蒙拐骗的让林译白接受自己送来的早餐。

    “拿走,不需要。”

    向晚:“……”

    空气凝结了几秒钟,向晚深吸了一口气,忍住了自己想要直接将早饭塞进林译白嘴里的这个想法,微微一笑,面不改色的看着右手依旧在举着自己扔过去的那份早饭的林译白,和颜悦色道:“没事,既然你吃过早饭了,那我就请你吃午饭吧。林译白,你中午想吃点什么?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还是烧花鸭、烧雏鸡儿、烧子鹅?或者是卤煮咸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其实我觉得你来个晾肉、香肠、什锦苏盘外加两碗白米饭就够了,对吧?”

    林译白在向晚吧嗒吧嗒说个没完没了的时候,就已经将自己的耳机摘掉,然后默默地的看着向晚的红唇翕动,最后淡定的吐出两个字来:“闭嘴。”

    “好好好,我闭嘴我闭嘴,我闭嘴了以后,你就把早餐吃了。”向晚说罢,从林译白的座位旁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后侧着身,将自己的脸朝向林译白的方向,一脸花痴的眯着眼睛笑嘻嘻的看着他。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林译白看着自己手中的那份早餐,眉头微皱,略微沉思了一下后,直接将自己的早餐扔回到了向晚的桌子上,同时将自己的声音稍微提高了一点:“说了我不吃,听不懂?”

    向晚看着被扔回到自己课桌上的早餐,瞬间觉得自己心中涌出了一股委屈感。

    虽说她也不是第一天认识林译白了,可是林译白这种样子和举动,却是她第一次见。

    “嘤嘤嘤,”向晚双手故作颤抖的将自己课桌上的早餐捧了起来,大腿不经意间往课桌的桌腿上轻轻地撞了一下,瞬间疼得泪眼盈盈,“早餐做错了什么?你居然这么嫌弃它,还将它这么使劲的扔了回来……”

    林译白挑眉看着眼泪汪汪的向晚,心中毫无波澜,淡淡看了她一眼就转过头去,继续写自己的五三。

    * *

    靳可从洗手间出来后,一进班级,就看到了自己的新同学们正不约而同的转向后面,津津有味的看着一脸帅气而又高冷的林译白,以及坐在他隔壁桌,正捂着脸哭的……

    “向晚!”靳可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快步冲到向晚的身边,关切的看着向晚正在……捂着一份早饭哭的快要断气了?

    “林译白,你到底把晚晚怎么了?”靳可气急了,不顾眼前事情的缘由,直接开始指责其一直坐着毫无波澜的林译白。

    她和向晚认识了好几年,她可是从来都没见过向晚哭。

    “呵。”林译白没有任何的解释,只是不屑的嗤笑了一声,然后正了正自己的身形,接着拿起摊放在桌子上的五三,不顾大家异样的眼神接着写了起来。

    林译白的举动,让靳可非常的不满,就在她准备发飙的时候,周遭一直坐着看戏的几名男同学看不下去了。

    “哎我说那最后一排的男生你怎么回事?人家妹子好心好意的给你带早点,你这是什么态度?”一个看起来块头很大的男生,不禁开口打抱不平。

    “就是啊,还在那写五三,我说你是学习成绩很好吗?在这装什么装啊。”坐着大块头男生身边的另一个男生显然是大块头男生的好友,见到好友开口忍不住道。

    这时候坐在班里的同学们虽然瞧着看书的看书,吃东西的吃东西,可是其实都在暗暗听着、看着今天这场大戏。

    他们所在的高一(2)班,本来就是重点班。大多数同学都是明中土著,初中部升上来的。刚才说话那两个男生显然是别地学校新考进来的,对明中不了解。

    这时听着他俩一唱一和,越说越兴,坐在前排的一个小个子男生不禁开口说道:“你们俩别说了,林译白这性格。”

    林译白在明德中学的校草地位不可撼动,几个原本就看着戏十分不满的女生这时见终于有人替林译白说话,不禁你一言我一语地插话进来

    “就是,林译白就这样,以前也没人闹这出啊,再说明明是刚才那个女生非要林译白吃的。”

    “对啊,而且什么学习成绩很好,你怕是不知道明中中考第一是谁?”

    ……

    向晚这才意识到自己玩脱了,本来想装个哭撒个娇让林译白接受早餐,这下子半个班都快因为她撕起来,吓得她赶紧拿下捂在脸上的手。

    靳可这才发现,向晚的脸上除了几根刚才自己按出来的红红的手指印以为,一滴想象中的泪都没有。

    她见到这时候所有人都在看着她,不禁开口讪讪地笑了笑,打着圆场:“呃,对不起,我,我跟林译白闹着玩呢,大家别吵啊……”

    说完又赶紧去拉靳可的手,解释道:“可可,我……你……哎呀我错了。”

    * *

    这个小插曲终于算是告一段落。

    靳可看着一脸愧疚的向晚,不禁伸手摸摸她乱糟糟的头发,安慰道:“嗨,没事。不过晚晚你要答应我,今后不许再……”

    靳可话还没说完,就听见班主任的声音从教室门口传了过来:“哎,那个同学,都要上课了,怎么还不回自己的座位?”

    靳可见老师都发话了,虽然还想着跟向晚说话,也得不情愿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不过好在她的座位就在向晚的前面,于是她连忙向前迈了一步,坐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同学们,咱们今天要去领书,不过大家都要去,转完一圈你们即将生活三年的高中后,再去领书。”班主任清了清嗓子,随便点了一个男生,让他负责在大家下了楼后的站队。班主任安排好后,这才大手一挥,示意大家下楼。

    靳可坐在座位上,听了这老师的一番话后,暗自嘀咕起来:“明明等下不上课,是要去领书,结果还这么一本正经的训我,哼,这种老师可真……”

    “可可,你在这嘀咕什么呢?赶快走了啊。”向晚拍了拍坐在座位上的靳可的后背,“咱们这会赶快下去,不然等一下,就找不到咱们班在哪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