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606:顾起番外:天光上的结局篇(一更)

作者:顾南西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新顶点小说网 www.xkjyxy.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

    天光野史有言:万相神尊重零、折法神尊岐桑妄动情念,判诛神业火后,削神籍、剃神骨,贬入凡世。

    重零大弟子红晔与二十四弟子吟颂共任万相神尊之位,岐桑三弟子衡姬继折法神位。。。

    对重零红鸾星动的对象天光有诸多猜测,有传闻说是卯危神尊月女,有传闻说是净亲神尊雪瑶,也有传闻说是女弟子吟颂,还有传闻说是万相神殿里的小仙娥。

    ***

    岐桑的红鸾星动了,因为一颗枣子。重零去了藏经殿,借着酒意。

    他问吟颂,岐桑的情劫该怎么判。吟颂毫不犹豫地说,判诛神业火。

    他又问:“若有一天我的红鸾星也动了,该怎么判?”

    其实早就动过了,只是因为他是审判神,他的红鸾星异动时,所有红鸾星都跟着出现异象,红光萦绕了整个万相佛堂。

    这次她稍微停顿了片刻:“判诛神业火。”

    不偏一点私。

    她终于长成了他一开始希望的模样,没有心,能绝对公平,像曾经的他。她是他的肋骨,是没有温度的冰魄石,最适合当审判神。

    他走时,问:“心疾呢?还时常疼吗?”

    吟颂说:“只是偶尔。”

    这之后,重零下了一道审判:判了岐桑诛神业火。

    再之后,他去了释择神殿,见了周基;去了毕方神殿,见了东问;去了披宿神殿,见了拂风;又去了卯危神殿,见了月女。

    他召见了座下二十多位弟子,他托付了所有能托付的神,甚至臣服于他的那些大妖,让他们辅佐吟颂,保护吟颂。

    他最后才去见吟颂。

    他没有勇气看她的眼睛,所以施了法。她紧闭双目,趴在书案上。

    他弯下腰,在烛光里看昏睡的她,让地上的两个剪影重叠。

    “我要走了。”

    他把金色翎羽的诛神业火烙进她的皮肤里,低声喊她的名字,第一次不再隐忍克制,那样温柔情深地看她:“你好好守着天光,我不能守着你了。”

    他低下头,冰凉的唇落在了她额头。

    在来之前,他解开了压制他红鸾星的捆情锁,他吻落时,红光翻涌,先是二十八颗红鸾星一起异动,随后是他万相神尊的红鸾星翻天覆地。

    他下了一道审判:万相神尊重零妄动情念,判诛神业火。

    除了养伤的红晔和正在沉睡的吟颂之外,他座下所有弟子皆跪在业火前,悲恸大哭。整个玄女峰上,哀嚎遍野。

    灵越跑回万相神殿。

    “师妹!”

    吟颂还趴在书案上昏睡。

    灵越推她:“你快醒醒师妹!”

    “师妹!”

    吟颂缓缓睁开眼。

    灵越抹了一把眼睛,堂堂神君,哭得满脸是泪:“师父他……师父他……”

    她胸口骤然抽痛,身体往后栽,呕出了一口血。

    灵越看见地上血迹,心急如焚:“你怎么了师妹?”

    “师妹!”

    她在地上打滚,疼得脸上毫无血色,靠近心脏位置的那根肋骨在灼烧,好疼啊。

    她不是没有心吗?她不是冰魄石吗?为什么会这么疼?

    “师妹!”

    “师妹!”

    她身体蜷缩着,抓住灵越的衣服,大口的血涌出喉咙:“师兄……我好疼。”

    灵越朝殿外红着眼喊:“快去请毕方神尊!”

    她又吐出一口血,染红了遗落在地上的经书。

    好疼啊,她好疼。

    “师妹,你哪里疼?哪里疼啊?”

    她捂住心口,大哭大叫。

    万相佛堂永不熄灭的烛光灭了,自此之后,吟颂继位审判神,天光再无重零。

    *****

    热搜:泷湖湾连环杀人魔曾某被击毙

    热搜:杀人魔二代是受害者

    热搜:秦某代替女性受害者成为人质

    热搜:秦某中弹身亡

    曾钰案件曝光,当天上了四个热搜,网友留言都刷爆了。

    【受害者里最小的才十七岁,这个变态罪该万死】

    【这效率可以啊】

    【凶手终于抓到了,最近都不敢走夜路】

    【难怪我们小区多了那么多巡警】

    【听说这个曾某是十五年前骊城杀人魔秦巍然的学生】

    【之前说秦某是杀人魔二代的,该出来道歉了】

    【总是这样,人一没,大家就开始爱他】

    【之前报道变态会遗传的那个记者真是害人不浅】

    【……】

    秦肃之所以会“死”,是苏家在运作,苏光建收了秦肃的股份,答应把他从这些案件里完全摘出来,包括彻底抹掉秦肃这个名字。

    自此,不再有秦肃,只有顾起,宋稚的丈夫,顾起。

    十月底的天开始转凉,深秋的雨落得凄凄凉凉,街边的梧桐叶铺了一地枯黄,黄昏的路人裹紧衣服渐行渐快。

    华灯慢慢出来,夜市开始,城市稍稍热闹。

    “醒了。”

    顾起醒来时,窗外挂着半轮月。

    宋稚守在床边,在昏黄的灯下,她握着他的手:“头还疼不疼?”

    他摇头:“我睡了多久。”

    “两天两夜。”

    ------题外话------

    *****

    好像有点点入戏了,有些些难受。

    为了剧情和感情衔接,重复了一点前文内容(类似回忆),我尽量把那部分简洁化。新顶点小说网手机用户请浏览 m.xkjyxy.com 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