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30章 嫂子,你真可爱

作者:烟十一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kjyxy.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全本小说网 www.kjyxy.com,最快更新限量的你最新章节!

    聂相思水水的双眼各种感动的瞅着战廷深,心下暖得直冒泡泡。

    梁雨柔和战瑾玟坐在楼上沙发,两人脸色都不太好看。

    梁雨柔隐忍,纵使心里再不痛快,也不会像战瑾玟一样表现得那么明显。

    楼上突然传来脚步声。

    梁雨柔眼皮一跳,转身朝楼上看去。

    就见聂相思从书房出来,朝她自己的房间跑了去,没一会儿,又从房间跑出去,手里抱着什么东西,又跑回了书房。

    砰的一声,书房门在梁雨柔眼前阖上。

    梁雨柔指尖不自觉掐进掌心,缓缓转过头,垂头怔怔盯着地板。

    战瑾玟见聂相思可以随意进出战廷深的书房,不服气的撅高嘴角,呕得用手狠狠揪扯沙发。

    ……

    十一点,战廷深和聂相思仍没从书房出来。

    战瑾玟不停在墙上的时钟以及二楼书房来回看。

    梁雨柔轻垂着头,半张脸被长发遮住,看不到她此刻的神情。

    有脚步声逼近。

    梁雨柔睫毛动了动,掀起眼皮看去。

    司机张政对两人恭敬的颔首,“时候不早了,先生吩咐我送两位小姐回去。”

    “……什么嘛。”战瑾玟带着哭腔道。

    她今天是专程过来找战廷深的,哪知道吃完饭他就进了书房,而且再也没有出来过,她又没胆子去楼上书房打扰他。

    战瑾玟委屈极了,眼圈都是红的。

    梁雨柔眼底快速闪过一抹阴冷,却转头,柔笑着对战瑾玟道,“看来我们今天来的不是时候,你三哥很忙呢。今晚我们就先回去,改天再来。”

    战瑾玟咬唇,抬头看了眼二楼,起身,愤愤的朝门口走。

    梁雨柔眯眼,轻抬起下巴,从沙发上起身,离开了。

    ……

    二楼书房。

    听到楼下汽车引擎声逐渐远去,战廷深敲击键盘的长指停了下来,轻抬眸看向歪着身子靠在沙发里睡着了的女孩儿。

    背脊倚在椅背上,战廷深双手交叉,凝着聂相思看了会儿,方转动大班椅,起身,朝沙发走去。

    弯身将聂相思捞抱进怀,战廷深直起身体,离开书房朝聂相思的房间走。

    透着粉色少女气息的房间,战廷深动作轻柔将聂相思放进柔软的床上,给她盖上被子,薄唇微微靠近她白净的耳朵,“晚安。”

    啄了下她的耳朵,战廷深才离开了房间。

    ……

    叩叩——

    张惠站在聂相思门前,抬手敲了两下房门,等了会儿,不见动静。

    张惠想了想,又伸手敲了两下,“小姐,早餐好了。您起了吗?”

    没有听到聂相思的回答,张惠只以为聂相思还在睡着,想到现在已经快七点半,再不起来,上学恐怕就要迟到了。

    于是张惠伸手握住门把手,隔着门板道,“小姐,我进来了。”

    说完,张惠拧开房门走了进去。

    隔着粉色纱帐,张惠只能隐隐看到床上微微凸出的一小团。

    走过去,张惠伸手拨开纱帐,“小姐,天……”

    张惠刚出口,便骤然倒吸口气,惊呼了声。

    聂相思整个人在床上蜷缩成了一团,巴掌大的小脸煞白,脑门全是米粒大的汗珠,却一头沙发被汗水打湿黏在她小脸上和脖子上。

    她双眼紧紧闭着,一张小嘴止不住的打颤。

    张惠吓得六神无主,慌了好几秒才紧忙跑出去叫战廷深。

    没一会儿,只见一抹飓风从门口撞了进来。

    聂相思团成一团的小身子被抱进宽阔的胸膛,战廷深脸庞沉沉绷着,却在看到聂相思的模样时,渗出一抹白。

    战廷深搂着聂相思轻盈发抖的身体,转身急速朝门口奔去。

    擦过张惠时,险些把人掀翻。

    张惠好容易站稳,白着脸看着战廷深抱着聂相思朝别墅外狂奔。

    张惠禁不住吸气,这还是第一次,她看到战廷深如此失控。  逸合医院。

    经确诊,聂相思属急性阑尾炎发作,医院当即安排做了手术。

    手术结束,聂相思因为麻药还没过,所以还昏睡着。

    “战先生,聂相思属于一般的阑尾炎,手术后一周就可拆线出院。”

    逸合医院的院长林淮亲自给聂相思开的刀。

    看着从将聂相思送进医院开始便黑沉着脸的战廷深,林淮有些吃不消的说。

    逸合医院属于闻城集团,而闻城集团的总裁则是闻青城,林淮只是医院的挂名院长,实权其实还是在闻青城手里。

    同属于四大家族的战家和闻家关系一向交好。

    尤其是到了战廷深和闻青城这一辈,关系就更铁了。

    抛开战廷深在潼市的地位不说,就是他跟闻青城的关系,林淮就得小心伺候着。

    战廷深眉心紧拢,面无表情。

    林淮翼翼的盯着他看了会儿,小声说,“那我就不打扰聂小姐休息了。有什么事您让人通知我一声,我立刻就过来。”

    “嗯。”

    得到准许,林淮如获大赦般,赶忙离开了快把他冻死的病房。

    许是林淮通知的闻青城,而闻青城转述给了徐长洋和翟司默。

    林淮离开病房没一会儿,三人便出现在了医院。

    未免吵到聂相思。

    三人并没有进病房,而是站在病房门外。

    战廷深走出去,几人便在病房外说了几句。

    得知聂相思已经没什么大碍,闻青城三人也没在医院久留,毕竟三人中也没有谁是个闲人。

    闻青城三人离开后约莫半小时,聂相思的麻药劲儿过了,右下腹开刀的位置便疼了起来。

    聂相思完全是被疼醒的。

    醒来后,聂相思一眼便看到坐在她病床前的战廷深,疼痛仿佛也得到了些许安慰。

    “感觉如何?”战廷深见她清醒,起身挪到她床沿坐下,温热的大手轻轻捏住了聂相思输液的小手,沉着眉道。

    聂相思本来想说疼的,可看到他紧皱不松的眉头,到口的话就变成了,“不疼。”

    战廷深睨着她没有血色的小脸,沉默了片刻,缓声道,“医生开了止痛药。既然你说不疼,那就不用吃了。”

    “别。”聂相思另一只手连忙伸过来抓住战廷深的拇指,“疼,我疼,疼死了都快。”

    小嗓音委屈极了,可怜极了。

    战廷深看着聂相思急不可耐的小样,既好笑又心疼。

    弓下身,温凉的薄唇轻轻印在了聂相思红彤彤的猫眼睛上。

    他的唇碰到她眼睫的刹那,聂相思睫毛狠狠抖了抖,一颗心仿佛也跟着猛跳了两拍。

    轻抿着微白的嘴唇,木木的看着战廷深缓缓从她眼睛上退开的淡色薄唇。

    战廷深凝了眼她呆木的小脸,屈指在她小巧的鼻梁上刮了下,而后轻扯着薄唇,起身给聂相思拿止痛药。

    待战廷深拿来药和温水,聂相思却还是那副呆头鹅的模样。

    战廷深冷眸嚼着不明朗的浅笑,扣出一粒止痛药喂到她嘴边。

    聂相思机械的张了张小嘴,战廷深轻挑眉,将止痛药从她唇缝里塞了进去,而后将插着吸管的水杯又递到她唇边。

    聂相思含住吸管,咕噜咕噜的喝水,可是喝了半天的水,那药却还在她小小的舌头上。

    经过温水一冲,苦得要命!

    聂相思总算清醒过来,苦着脸把舌头上的药往唇边吐。

    战廷深拧眉,把手抵了过去。

    聂相思吐的苦药便到了战廷深的手掌心,并且还和着聂相思的……口水!

    聂相思看到,窘迫的抿住嘴巴,双颊火辣辣的烧,瞪着一双猫眼盯着战廷深。

    战廷深面不改色,将掌心里的药用纸巾擦去,而后重新给聂相思抠了颗,喂到她嘴边。

    聂相思红着脸,就着水,把药吃了进去,这次没有囧囧的光喝水却忘了吞药。

    看着她吃下药,战廷深柔和道,“睡会儿。”

    “你呢?”聂相思小声问。

    “陪着你。”战廷深嘴角微翘,凝着她的双瞳温柔得仿佛能掐出水来,聂相思看着看着,就有点晕晕的。顶点小说网手机用户请浏览 m.kjyxy.com 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