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28章 摆明了恃宠而骄

作者:烟十一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顶点小说网 www.kjyxy.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全本小说网 www.kjyxy.com,最快更新限量的你最新章节!

    将聂相思径直抱回她房间,撑开粉色纱帐,轻柔放进丝软的床上,拿过薄被覆盖在她胸口。

    侧身坐在床边,战廷深握着聂相思一只绵软柔嫩的小手,指腹轻捏着她细小的关节,看着她睡得粉红的小脸。

    聂相思生来就漂亮,一双大眼圆滚滚的,猫儿似的,偏偏睫毛还长得逆天。

    小脸属于标准的鹅蛋脸,下巴微尖,小挺鼻梁下的小嘴,长年都是粉润的果冻颜色。

    战廷深深沉的视线落定在聂相思轻张着的小嘴上,长指抚了上去,在她两边嘴角来回轻抚。

    倏地,战廷深俯身而下,薄唇印在了聂相思的唇上。

    这一次,战廷深很清醒的知道,并不是梦。

    而是在现实里,他真真实实吻上了他的女孩儿。

    一如他想象的香软,微带着丝凉,润润的,像凉凉的果冻。

    “三叔……”

    聂相思突地喃叫了声。

    战廷深眼阔缩紧,薄唇从她唇上退离,寒眸沉凝向她。

    聂相思并没有醒,小嘴往上翘着,似是在做着什么美梦,而她的梦中,有他……

    战廷深冷毅的面庞掠过一抹柔,低头啄了下她的唇角,起身放下纱帐,朝门口走。

    途经聂相思房间的课业桌时,战廷深往前的步伐蓦地停顿,寒眸轻沉,缓缓转向被聂相思放置在课业桌上的礼盒。

    ……

    翌日,聂相思醒来发现自己躺在自己的床上,蒙了蒙。

    随后又想,许是她家三叔见她睡着了,所以抱她回的房间。

    在床上伸了个懒腰,聂相思心情不错的哼着小曲起床,去洗浴室漱口的时候还唔唔嗯嗯的哼着歌。

    在洗浴室洗漱好出来,聂相思站在梳妆台前往脸上扑了点保湿水,懒得抹面霜,便去衣帽间换衣服。

    穿着校服从衣帽间出来,聂相思走到课业桌,拿过桌上的书包就要出去。

    人已经走到了门口,聂相思忽然停了下来,蓦地回头盯向课业桌。

    礼盒呢?

    聂相思吸气,转身折回课业桌,到处看了看,都没发现礼盒的存在。

    聂相思惊疑的睁大眼,所以,现在是什么情况?

    礼盒不翼而飞?

    ……

    聂相思提着书包蹬蹬瞪的从楼上跑下来,看都没看坐在客厅沙发看报纸的某人,径直朝厨房里准备早餐的张惠跑去。

    战廷深从报纸里抬了抬眼皮,眼眸静沉沉的望向厨房的方向。

    “张阿姨,你早上进我房间收拾了吗?”聂相思有些急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战廷深便拧了眉,薄凉的双唇亦微微绷直了。

    “没有。怎么?”张惠道。

    没有……

    聂相思傻眼。

    那礼盒到底跑哪儿去了?难不成真长翅膀飞走了?

    ……

    餐厅。

    聂相思握着叉子,有一下没一下的叉着盘子里的鸡肉卷,灵动的大眼不时的瞅着对面的战廷深。

    战廷深坦然自若,端起桌上的黑咖抿了口。

    聂相思咬咬牙,鼓起勇气道,“三叔……”

    “现在是吃饭时间。”战廷深没看聂相思,声音淡清清的说。

    聂相思嘴角抽动了下,低头看了看手里的叉子,果断放下叉子,用手抓起盘子里的鸡肉卷大口吃起来。

    一个鸡肉卷,她愣是两分钟不到就吃完了。

    拿起手边的餐巾胡乱擦了擦手,聂相思端起牛奶,仰头,咕噜咕噜一口气喝光。

    放下空空如也的牛奶杯,聂相思深呼吸了两口,大眼炯炯的看着战廷深,声音有些喘,“三叔,我吃好了。”

    战廷深放下手里的报纸,慢条斯理的起身,朝餐厅外走。

    聂相思黑线,认命的屁颠屁颠跟上,“三叔,你昨晚抱我去我房间的时候,有没有在我作业桌上看到一个包装很好看的礼品盒?”

    蓦地。

    战廷深停下了脚步。

    聂相思没有收住脚,往前冲了两步,见他停下,又赶紧折了回来,站在他面前,用一双乌黑澄亮的眼睛盯着战廷深。

    战廷深面色冷恬,垂眸望着聂相思的双眸像一口古井,深不见底。

    见此,聂相思心尖抖了抖。

    “什么礼品盒?”战廷深冷声道。

    额……

    聂相思看着战廷深严冷肃然的脸,一颗小心脏微微收紧。

    三叔这个样子,貌似真的连有礼品盒的事都不知道……

    所以,他没见过?

    可是,没见过就没见过呗,干嘛这么严肃,怪,怪襂人的。

    默默咽了咽喉管,聂相思慢慢抬起小手摆了摆,“没,没什么。”

    战廷深眼阔半眯,一条长腿往聂相思身侧一迈,紧跟着,便冷冷从聂相思身边擦过了。

    聂相思小脸轻抖,回头偷偷瞥了眼战廷深冷阔的背脊,暗叹,三叔最近的脾气,是越来越让她摸不准了。  聂相思小脸轻抖,回头偷偷瞥了眼战廷深冷阔的背脊,暗叹,三叔最近的脾气,是越来越让她摸不准了。

    这天去学校,夏云舒一到教室,聂相思便将礼盒莫名“失踪”的事跟她说了。

    夏云舒听完,沉默了大概有十多秒的时间,神色复杂的看着聂相思,缓声道,“相思,你对你三叔,是什么感觉?”

    “……”聂相思愣住。

    她跟她说礼盒失踪的事,她提她三叔干么?

    聂相思不明就以的看着夏云舒,虽然疑惑,但还是如实回道,“三叔是长辈,我尊敬他,依赖他。”

    “……就只是长辈?”夏云舒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觉得奇怪,看了夏云舒几秒,说,“三叔本来就是长辈。”

    夏云舒抿紧唇,眉头亦深皱着,“那你对陆兆年呢?什么感觉?”

    聂相思脸蓦地有些热。

    夏云舒看着聂相思微微泛红的小脸,眯了眯眼,“喜欢吗?”

    聂相思一直拿夏云舒当最好的朋友,而她相信,夏云舒对她也是。

    所以对于这个问题,聂相思并没有隐瞒,道,“我不讨厌他,相反,跟他单独相处时很自在,很舒服。”

    夏云舒自己也没谈过恋爱,所以对于聂相思所描述的,也无法判断她是喜欢还是仅仅只是不讨厌。

    想了想,夏云舒朝聂相思伸手。

    聂相思眨了眨眼,“什么?”

    “手机给我。”

    聂相思抽了抽嘴角,将手机从课桌下拿了出来,放到她手里。

    夏云舒打开4g网,上度娘,在搜索框里将聂相思的描述填上,搜索。

    点开第一个搜索结果。

    夏云舒看了眼,就将手机递给了聂相思,“喏。”

    聂相思接过,低头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搜索结果:你应该是喜欢他的,如果不喜欢跟他待在一块你应该不会感到轻松,只会别扭吧。

    所以……她是喜欢陆兆年的?

    聂相思摇摇头,退出百度,将手机放到课桌下,看向盯着她看的夏云舒道,“我现在才十七岁,别想这么多了。再说,我三叔肯定不会同意我现在谈恋爱……”

    “你三叔不止是现在不会同意你谈恋爱,是无论你多大,你三叔都不会同意……”除非你谈恋爱的对象是他!

    最后这句话,夏云舒及时止住了。

    她明白聂相思对战廷深的依赖程度,她将战廷深当做她唯一的依靠和支柱。

    要是让她知道,战廷深对她……

    她真不敢想象结果会怎样。

    听夏云舒这么说,聂相思一怔之后,却是笑了笑,“我想我能理解。毕竟我是我三叔带大的,又一直在他身边,假若我以后交男朋友,我三叔不得跟嫁女儿似的难受啊。”

    女儿……

    夏云舒眼角和嘴角同时抽了抽。

    摆了摆手,夏云舒没再跟聂相思继续讨论这个话题。

    ……

    下午放学,回到珊瑚水榭别墅,聂相思边将书包从肩膀上取下,边朝客厅走。

    不想却在客厅看到战廷深。

    聂相思吃了一惊,“三叔,你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

    战廷深淡然的看着她,“公司没什么事,就早点回来了。”

    原来是这样。

    聂相思将书包放到沙发上,走过去坐在了战廷深身旁的位置,眼角不经意扫过沙发前的长几时,蓦地定住。

    早上不翼而飞的礼盒,竟然出现在客厅的长几上,这不玄幻么?

    聂相思不敢相信的用力眨了眨眼,再看去,礼盒仍然稳稳的在长几上放着呢。

    所以……

    聂相思迷惑的转眸看着战廷深,一双莹净大眼写满了问号。

    战廷深表情相当淡定,出口的嗓音也格外的坦然,“你早上不是说礼盒不见了么?我回来就去你房间里找了找,找到了。”

    Exo me?顶点小说网手机用户请浏览 m.kjyxy.com 阅读!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